Pinned toot

我流魔道书模组写作法 剧情篇【1】 

以下按照时间顺序排列步骤,因为是总结给自己看所以可能有些地方不太人话也不适用于所有人请见谅。如果有喜欢自己创作模组的GM因为这篇东西受到帮助那就太好了。
剧情是我本人写模组的时候第一个考虑的部分,当然它在实际游玩时也是占比最大的。
1.题材
也可以叫做“关键词”,在写模组流程里列出这步就像在讲废话一样,不过实际上这步才决定了模组最后写不写得出来……
因为没人玩的游戏是没意义的,所以我一般不为了产出模组而产出,都是在决定要开团之后才开始写,变相逼迫大脑赶快想起什么东西。
取材的随机性非常大,灵感总是突如其来,所以实在没什么好说……但一定是选自己喜欢的题材更容易写【废话】。在不审美疲劳的前提下把题材的使用率最大化也是个好办法。
在这部分可以直接构思出想要看到的魔法灾厄表现备用,如果还没有想到,则可以先进行下面的剧情背景撰写。
2.剧情类型
我个人把魔道书剧本分成两类偏向,一类叫“故事”,一类叫“现象”。
由于魔道书的剧本大体以描述一场魔法灾厄为主,这种情况下前者和后者的剧情都发生在现在进行时,但描写侧重略有不同。
“故事”内的时间流动与场景变化会更多地为了剧情服务,重在展现相互之间有逻辑关系的一系列人为事件,魔法灾厄只是其中一个推动因素。在这些事件当中角色进行互动,拼凑出故事的开端到结尾,pc所处的位置能够通过表面文档与秘密,以及插入的主场景参与故事。
“现象”内的时间流动与场景变化是在模组范围内贴合实际的,它重在展现魔法灾厄本身,将灾厄与过去发生的事重现出来,进行“我在这里可以看到这个人怎么了”诸如此类沉浸式灾厄体验。
在剧情撰写之初就要考虑好剧本偏重“故事”还是“现象”,我的情况是“故事”类的模组会花更多篇幅来描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现象”类则会更花工夫描述个体遭受灾厄前后的表现。
3.剧情背景【过去的事】
魔道书受游戏系统限制,不大的剧本容量和以调查秘密为主的系统很容易让模组偏向“过去的事”。而实际上,由于世界观设定里断章会倾向于附身感情与信仰充沛的土地与欲望更呼应禁书的人,对过去的描写也确实是不可或缺的。包括历史,心愿与欲望的“过去的事”揭示了魔法灾厄为何在这个剧本所写的地方降临,事情为何发展到今天这步田地,因此书写剧情时我会先写“过去的事”。
对现象型模组来说,这些过去的事与现在PC们的表现提供了主要的剧情来源。当然在某些本身就并不打算讲故事,而是以演出和战斗部分为重点的现象型模组中,这些过去发生的事也不必详细书写,只需要少量交代。而对故事型模组来说,这里就变成了不可或缺的成分,各位npc与禁书的行动逻辑统统都要在这部分找到原因。
我经常会写很长篇大论的背景,为模组内剧情配上尽量详细且合理的逻辑支持。有了这些东西,就能大体想象出如果没有PC,故事将会如何发展。也是因此,能够在PC介入事件时立刻给出基于行动逻辑的对应。
这部分在书写时我不会详细设定角色,而是先以abcd这样的代号来称呼,然后配合之前选好的题材与想要书写的桥段为他们构建人际关系网,设定好剧情需要的经历与遭遇。用游戏打比方的话,就是直接先写《流行之神》每章最后的关系图,再根据关系图去写前面的剧本。
逻辑通顺很重要,所以一定要多理几遍。必要的时候也可以拿给其他人征求意见。
整理好逻辑之后,再为它们进行具体润色。这部分有两种经常出现的可能:一种是禁书灾厄已经考虑好,一种是还没有。已经考虑好魔法灾厄的情况下,剧本逻辑也经常是配合灾厄写出来的,也可以将灾厄套用在合适的角色身上,这就不成问题;还没考虑好的话就要配合故事背景进行一个灾厄的写:这个背景会导致故事里的角色和地点产生怎样的问题?会形成哪些冲突?然后配合这个冲突来设计可能出现的魔法灾厄。

别的部分下次整理。

Pinned toot
Pinned toot

自桌魔道书大战相关设定,粗略的历史部分。此处有吃书官设,慎读 

现在被称为《旧世界秩序》的学派实际上是几百年前掌控这个世界的魔法使团体所遗留下来的部分。从前他们利用魔法将自己包装成神明或是圣人,建立了魔法使受人尊敬和崇拜的社会。有阶级就会有压迫,随之而来的就是反抗。《大法典》与不愿受到魔法使统治的愚者们站在了同一战线,协助愚者社会发展自己的科技力量的同时,也在慢慢向人们心中植根着自由的种子。最终,大约在愚者历史上的文艺复兴时代,《大法典》向这个组织与他们所代表的“旧世界秩序”发起了真刀实枪的魔法战争,一举取得胜利,接着,他们将魔法的痕迹从愚者社会各处消去,从此开启了以《大法典》信条所维持的,魔法与愚者世界的和平时期。
时间推进到20世纪80年代,被称为“大破坏”的灾难发生了,《魔道书大战》的故事正式开始。
【这部分与官设的区别是补充(杜撰)了《大法典》在魔法界获得胜利的时期,以及将《大破坏》的时间提前到了1986年】

Pinned toot

魔道书大战·对官设的自桌解释部分【锚点】 

魔法何时开始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已经不可考了。现在我们仅仅知道,艺术、创作等带有人类感情的东西会被附上魔法,令普通的物品化作魔道书,就连情感本身都有可能催生魔法。在“愚者”没有察觉到的时候,逐渐过上了和魔法共存的生活。直到《大法典》以自己的信条将魔法从愚者社会清除出去,才改变了这一共存的状况。
实际上,我们生存的世界本能地排斥着会为其带来异常【也就是说,魔法灾厄】的魔法,但作为魔法生物的魔法使们也有其特有的将自己固定在这个世界上的办法。那就是利用“世界的认知”。作为形而上生物的魔法使与魔道书被世界排斥的原因是“不兼容”而无法拥有在这个世界上被视为实际存在的形体,而魔法使们通过命运与因果使世界认知的触角能够联通到自己身上,从而在这个世界稳定存在。
没错,世界认知的触角就是在这个世界上能够稳定存在的,与世界本身兼容的东西:不属于魔法生物的“愚者”们,乃至路上随处可见的动物,花花草草,如果魔法使愿意的话,哪怕是看起来无知无觉的死物也可以。但从活人到死物,统统拥有着在这个世界被承认的形体,在这个世界上不断流通的命运与因果,也能够向魔法使提出愿望。
这就又不得不提到“锚点”这个贴切的比喻。魔法使们以世界认知的触角们作为锚点,将自己牢牢固定在世界上,以这个有点取巧的办法避免世界的排斥,与世界产生各种各样的联系。随着时间发展,锚点这个词也能够用在魔法使身上,但,一旦魔法使们失去了与世界认知的触角们的联系,无论他们拥有多少魔法使锚点,也逃不过被世界隔绝的命运。

卜才儿 boosted

带了这么多insane,最恐怖的还是加班【。】

那我也放个云图好友码:95240
好友申请太多,防止漏过申请好友的话记得留一下名字

dicecho居然有insane全家桶了,那我也把我玩过的几个创一下词条好了……

跑团这种场均五个人左右的游戏,别人卷和自己关系不大吧【……】除非说固桌为了嫖画抱大腿所以被挖墙脚,但那种人从一开始就当不了朋友不是吗?本身就是小圈子游戏,所谓网团内卷人根本就不是全部,所以也不需要焦虑就是了。
利益相关:不喜欢也不参与绘画ui搭房内卷,认为那对增加游戏体验事倍功半

黄昏选书的官模……真的没有那么难吧?看人哀叹难度看蒙了都

我是不懂为什么一个扑上来缠着别人观点输出的人会厚颜无耻地说出“那你屏蔽我啊”这种话【。】

卜才儿 boosted

打开cho站瞅了一眼,叶枫颂雅炸鱼大成功【。】有理由认为他在努力往名媛靠拢了。

dck 

如果一定要带个原始地址,那其实还是觉得需要引导创建词条的时候不原封不动搬本来的简介……

深夜研读新买的规则书,然后我正在诅咒bookwalker的3折购书活动。

祝tl中秋快乐心想事成随手扔大成功 :siam_31:

诚征魔道书大战玩家来和我探讨剧情角色和世界观【闲了】

偶尔也想找人聊跑团oc互相夸夸体验生活【n】

这也是为什么我不会去跟你当面说,因为我不打算和你有交流。

Show thread

善意评价不一定是对模组作者的善意,也可能是对其他人的善意,比如说善意劝告别人不要来跑【。】
当然对作者没有善意也不是非得有恶意,众所周知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想法叫做“你到底会不会变得更好跟我没有关系,我也对你没有什么期望,只是觉得你的作品现在不好”。

关于今天微博发布的某禁止dicecho转载模组:
时代是17世纪【简介】的1720年【模组正文】,两位作者是不是沟通得不太好【。】
第二页就暴露出模组作者没咋看coc规则书,要靠灵感来辨认对方是不是人,靠博物学来看伤口格物致知。
这事我都懒得一说再说,吹了半天考据细致,结果连神祇官和阴阳寮都分不清,把见习游女叫侍从,这互联网又幽默了.jpg
据说该模组的服饰考据也错了,我不太懂这个所以就不提了。
非常具有模组作者特色的大量错别字与五色荧光笔式企业级排版重出江湖,眼睛剧痛。
靠占卜影响调查链……嗯……
多的涉及剧透懒得再提,只能说它成功用根本不存在的考据骗我下载。

Show older
团象

trpg.cloud一个面向trpg(跑团)玩家的mastodon社区,如果你对跑团有兴趣并且想找一群志同道合的人那么快加入吧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