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一个巨大的错误以无赖的、近乎巨婴的方式结束了。但并没有完全结束。
个体的愤怒、恨、悲伤都好像笑话,但我不会忘记,我永远情绪化、永远极端。
睡不着,一直在想那会高中语文课上偷偷看柴静的《看见》,描述北京封城,路上迎春花憋疯了一样胡乱地开。
那个场景一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五月、初夏、很大的风、灰扑扑空荡荡的马路,金黄色、星星形状的迎春花,像疯了一样抽条蔓延。天上很多云,路上没有人。
五月结束了,六月开始了,迎春花大概都谢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记录什么东西。也许明天会去护城河边上看看迎春花。也许我可能只是想问一句,凭什么?

· · Web · 1 · 2 · 8

我平时几乎不做梦,但最近这几个月已经做了五六个关于猫的噩梦。我梦见我抱着它,世界就要毁灭但我不知道要带它到哪里去。我梦见我出了个门我的猫就死了,我嚎啕大哭,除此之外没人对猫的死亡道歉。最多的是我和猫在逃亡的路上,我不知道怎么才能保护它,在外边它应激、没东西吃、奄奄一息,明明我带它一起逃亡是希望它好好活着但它就要死了。
梦境是再小不过的一件事情,它丝毫不影响现实。我的痛苦比起其他人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但我还是想问一句:凭什么?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团象

trpg.cloud一个面向trpg(跑团)玩家的mastodon社区,如果你对跑团有兴趣并且想找一群志同道合的人那么快加入吧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