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说起来简单的log排版并不麻烦,纯排版工作耗时大概也就十来分钟,只需要一个Excel和wps会员(社畜恍惚

我最喜欢(安排给人类boss)的coc法术 

肢体凋萎术,纽格塔紧握术,剧痛术,精神震爆术,恐惧植入术。
除了剧痛术是1轮施法外都是即时,没那么致命,而且可以把调查员炮制得很香​:neko_shy:​​:neko_shy:

又擦了个突发的屁股,想起耿耿于怀已久的,在我说"coc交涉蛮好玩的啊"的时候,有人说"冒昧揣测莉老师还没工作吧"。
(此处省略一些脏话)
真的,但凡找个班上也不能觉得coc里那点屁大的交涉难度算什么球事吧,和真实生活里的b人一比团内npc简直个个慈眉善目,操.jpg

突然好奇起来,大家在搞战役的幕间剧情或者单幕后日谈剧情的时候,是会一笔带过总结事件,还是会专门为pl给出rp的空间?

笑屁了,Welcome to 《Call of Company》
钱少,事多,离家远,同事垃圾.jpg

这么一想模组→kp→pl就像在玩传话,突然好奇起了A看完模组带B,B根据自己当pl已知的情报去带C,C以此类推带D,然后EFGH……最后这个故事会变成什么样。
有人要玩吗有人要玩吗​:siam_10: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自我认知都是"除了检定会放水基本上都是按照模组在带团的kp",后来和另一个kp交流某个模组,
对方:可是模组这里写了是……
我:​:ac_05:
我:大脑完全把这部分删除了。
搞了半天没有"调整模组"的自觉是因为这部分根本是在潜意识里发生的吗​:ac_10:

说到把黑幕写在标题上的模组,还有一种反向欺诈是标题上就有名字的邪神在正文里却压根没出现过,比如: 

《犹格索托斯之影》
老婆饼里没老婆,真行​:ac_01:

暴言 

我承认我是个几百kp,但真的只要让我看到pl试图用骰子一键全随机生成背景我就会心头火起。

LiliHill boosted

1920s办公室色图

(其实这类色图更多的是办公室娇羞美女撩裙子甚至直接全裸的,赤裸裸再现直男妄想就很无趣,这张我比较喜欢,怎么讲,有故事,喜欢看甩都不甩的姐姐和一些垂眉顺眼的男的的搭配

不过从这个话题再延伸出来,同一个模组在不同的kp手里也能焕发出不同的光彩。这涉及到不同人对其的不同认知与理解,一些我无法理解或认同,也就因此无法演绎、无法带入感情的题材,在其他kp手里或许一样可以表现得足够动人——当然了,pl是否能够理解和接受kp所演绎的故事也是重要的一环。
虽然我当pl的次数远少于我当kp的次数,不过在我看来,pl想要保障自己的体验,重要的不是选择模组,而是选择最适合的kp(好像一句什么废话)。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对燃星的印象都是"一个老套乏味的故事和一个天然缺陷的机制",直到一些其他玩家的感受和解读再次启发了我,让我意识到:噢,原来还能这么理解。
D站对我的意义也就在于此了。

Show thread

仔细想想至少对我来说,游戏性和故事性是没有办法完全分割来看的,这两者在大多数时候都需要互相成就。
一个不能让我好奇或关心其故事的模组几乎就无法调动我的热情,所谓的游戏性自然也就沦为套路化的调查或机械掷骰,即使有新奇的机制也未必能支撑全程。
而另一方面,游戏性过差的故事也很难打动玩家。逻辑漏洞百出的事件和线索不可能堆积出真实动人的故事。但即使故事成立,如果玩家几乎不能以自己的意志参与到故事之中,他们也就几乎不可能真正沉浸进去——而抽离的视角毫无疑问会放大一切缺陷。

世事奇妙之处在于,你可以在不同的瓜田里看到同一个傻逼​:ac_01:

我就是死了,躺在棺材里,也要用腐朽的声带说:不要把说明文写成小作文。

唉 小猫,我何德何能拥有这么可爱的小猫​:siam_31:​​:siam_31:
没什么是吸一顿小猫过不去的​:siam_31:

Show thread
Show older
团象

trpg.cloud一个面向trpg(跑团)玩家的mastodon社区,如果你对跑团有兴趣并且想找一群志同道合的人那么快加入吧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