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置顶——
名字是茵荫,一般通过跑团人,扎在coc七版日系坑里。
KPL,混邪恋爱脑双标人,喜欢和自己不一样的人但标准很怪,认为故事性>游戏性,会魔改模组也接受魔改模组,我就是二次元.jpg
不太喜欢道德困境和两难选择,关系越好表现出的POW会越下降这点请留意。
会在这里堆自己PC和NPC的文和捏人甚至代餐,涉及的大部分秘密团几乎一定会有剧透。
说真的,恋爱脑喜欢上调查脑的一开始就是BE啦,哈哈!

我跑团:乾隆下江南大喊哪个是我老婆我来了
我写模组:这里需要爱情吗?不需要

终于给我写出来了……姑且是模组里比较好获取的信息(比较),剧透程度低,模组暂定名是《掩耳为聋》 

××省××市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省份简称)××××民初××××号
原告:姜某,女,××××年×月×日出生,汉族,住××省××市××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珊珊,盛言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陈某1,男,××××年×月×日出生,汉族,住××省××市××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飞,盛言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姜某与被告陈某1离婚纠纷一案,本院于××××年×月×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进行了审理。原告姜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珊珊、被告陈某1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赵飞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姜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判决原、被告离婚;2.婚生子陈某2归原告抚养,被告每月给付抚养费1500元;3、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4、案件诉讼费全部由被告承担。事实及理由:原、被告于××××年××月××日结婚,婚后于××××年生育一子陈某2。原、被告的性格不合,经常为家庭琐事发生纠纷,被告经常威胁原告要动手。儿子陈某2从小一直与原告一起生活并由原告照顾,而被告长期酗酒、极少关心和照顾儿子的生活,为有利于儿子的健康成长,应保持现状,继续由原告抚养为宜。为此,原告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特提起诉讼。
陈某1辩称,被告认为双方的夫妻感情没有破裂,不同意离婚。被告在婚姻期间内没有家庭暴力和过度酗酒,儿子陈某2长期与父亲共同生活,且被告陈某1有较为稳定的收入,为了给即将高考的儿子营造较为和谐的家庭环境,一家人应当继续共同生活。
当事人围绕着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中略)
本院认为,夫妻感情是否破裂是判定是否准予离婚的标准。原、被告虽结婚多年,且生育一子,但双方长期因家庭纠纷存在矛盾,原告此前亦曾向法院提起过离婚诉讼,截止至今,虽经多次沟通,但双方的感情仍未获得实质改善,故本院认定原、被告的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已无和好可能,应准许原、被告离婚。(中略)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中略)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准予原告姜某与被告陈某1离婚。
二、婚生子陈某2随原告姜某共同生活,被告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至儿子年满18周岁时止每月负担抚养费500元。被告陈某1对婚生子陈某2有探视权,在不影响孩子生活的情况下,探视时间由双方协商。
三、原、被告夫妻共同财产中××市××区金龙小区401室的房屋1套及屋内家具家电(略)归被告陈某1所有,笔记本电脑1部归原告姜某所有,双方各自的衣物及随身用品归各人。被告陈某1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给付原告姜某1房屋折价款××××元和家具家电折价款××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后略)
审判员:×××
××××年1月15日(*与模组开始时同年)
书记员:×××

不行了,有没有医学生来帮我揪揪bug 

我真的不知道神话生物会对CT和造影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只能把描述写成:
颞骨乳突附近可见微小异物,结构不明。↓
颞骨乳突后的异物膨胀成纺锤状,下端延伸出数条丝状细线。↓
丝状细线明显交织成网状结构,与神经组织和血管相连。

本日的进度:学习法院判决书怎么编,学习医学

@FishCluster 有的模组是“别的NPC都可以救但只有一个必定救不了”,会不会对比起来太惨呢(……

不具体指某个模组,想问问大家对【模组中有必死的重要NPC】怎么看,没救到人是否会损伤积极性和热情?

有蜘蛛舞剧透,是PC的迷惑操作,叠 

就算我不想一棒子打死所有跑复活团的行为,但是生命本身还是有重量的吧……!

Show thread

虽然但是,在PC只是作为pl暂时用的壳存在没有任何性格和rp只会“哈哈哈哈”“啊……啊……呜呜呜……”两种里选我也不知道哪种更好
而且说实在的我为什么要在这两种里选((

有蜘蛛舞剧透,是PC的迷惑操作,叠 

PC2杀了自己(和PC1的)NPC=妈妈之后欢天喜地地说接下来可以跑复活团一次性连被杀了的PC1一起救回来,在岛上反正带不出去不如死了
呃……妈妈谢谢你,大孝女

复制粘贴这句话,不过要帮小兔子换一下手里拿的东西
(\_/)
( •_•)
/ > 🐱
猫猫兔兔!

克苏鲁相关知识要是随便搁网上一查就能查到那还叫什么coc啊?(虽然这么说但没找到合理的塞信息方法,纠结中)

迷思:如果一个模组,PC越是努力调查、想去拯救别人,越可能触发坏结局,是不是太绝望了点

跨年前一小时的产物,这东西扩写成模组的话会有人想跑吗,叠 

你想象过吗——你一定想象过吧,自己死掉的瞬间。怎么去观察周围都是一片黑暗,没有任何事物、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只有自己孤独一人。不,实际上连可以去观察的眼睛都没有,可以去感受的双手都没有。连你自己本身都不存在。
死并不是去到什么地方,只是变成虚无的一片。每个人都会死,这毫无疑问并且合乎自然规律。
为什么、为什么其他人可以接受这种事情呢?为什么其他的人可以不抱着这种恐惧活着,并且每一天都确实地接近那不可测的结局呢?
你就这样一边疑惑着一边长大,同时发现生活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即使你不会死,也会面对许多繁杂琐碎、不知从何而来的事件和无法预料到的打击。但是,你不打算因为这种事就放弃生活。你知道你会变成无法观测的一团黑暗,无知无觉,再也不会有任何的痛苦——但唯独这种解离的方式,不是你想要的。所以你还是每一天、每一天都注意着坚持下来,并把自己想要逃避的想法丢掉。你知道你永远有一条退路,而你永远不能走上那一步。
然后你对着自己几乎陷进肉里的、参差不齐的指甲们想,是从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你机械性地咬着指甲,撕下最上面的一层,留下略微扎人的毛刺。但那一弯月亮的底层连着皮肉,确实而又强烈的疼痛传了上来,让你的鼻子有些发酸,不得不反复地眨眼。
你闭上眼睛,看到眼皮下面浮现出紫色和绿色。你知道那一条紫色源自闭眼前看到的强烈灯光,而绿色是她中心最亮的那一点。你看到浅茶色的花纹在深褐色上向四周爬去,像生长的植物翻卷藤蔓、绽开花苞,也像一群匆匆的行军蚁丢下了猎物的骸骨。它们说不定已经爬出你的眼睛了,或者更糟。
你睁开眼睛,视网膜上留着斑斑点点的残像。那或许是某个灭亡的族群的文字,含义已经和它们的使用者一同死去。你把受伤的手指塞进嘴里,那些液体腥得发苦,像胶一样粘稠地挂在食道口,而你已经开始忘记自己为什么站在这个地方。
仅剩的记忆告诉你这里是某处工业遗迹。因为使用了五十年以上,工厂早已搬迁,旧址只有设备的外壳被保留下来。沿着还算坚固的金属楼梯,一阶、一阶地,你走到了冷却塔的顶上。周围的风掀起你的衣摆,像是打算抓住你的手臂,要把你从外掀落下去。
你再次闭上眼睛。现在你看到了,已经爬上月亮的阴影朝你微笑着,透过你的、早已被切割掉的眼皮。它们一开始就在那里。它们不是什么具体的东西,只是你一直以来恐惧的、怀疑的、如今又期待的死而已。
知晓有比死亡更加恐怖的事物的你,向着它张开的巨口投身而去。

然后你就成为了我。畸形的我。

关于塑造角色的迷思(PCNPC同理),除了第一段后面对我之外的人都没有价值,叠 

创作者不应该在角色上投入过多的感情,这样会妨碍故事的正常展开——忘了出处但感觉用在跑团上也可以。
但是对我来说这基本是空谈:虽然感情会影响我的判断,但是如果没有感情或者感情没那么深的话,我也不至于做那个判断,这种矛盾可以直接困扰到屏幕后面的我这个活人,然后——BOOM,就像那句自毁程序的描述:“我们喝酒,我们抽烟,我们毁掉稳定的工作、幸福的婚姻”。
有时候能看出KP用很多心力塑造了NPC的性格但PL就是没有感觉,只能说是电波对不上,也就没有任何办法……
此外我的感觉是当PL比当KP轻松,但当KP比当PL更舒服,毕竟有模组的架子撑着,自己不是非常喜欢的NPCrp出来更受欢迎这种情况也是有的;而我自己捏的PC身上不可避免地都有我的影子,而我——我是不可能一直持续地喜欢我自己的。我会看到我的迟疑、我的恐惧、我的后悔、我的一事无成。然后就像在满足和无聊中来回的钟表,把跑团当成痛苦的触发点和安慰剂……这种心态已经不适合继续下去了吧,我需要的是把自己的东西变现来提升一点自我认同感。因为游戏把自己搞到崩溃的确不是什么好事,但也算是难得的体验……算是吧,让我这么想吧。

有的人(比如我)平时喊自己二次元,实际上在看到别人卡STR25APP90的时候就开始害怕了

《掌灯时分的蜘蛛舞》HO1后日谈,有模组核心剧透,所用PC:真崎枫 

人类。蜘蛛的怪物。猫。
真崎枫轻轻地抚摸着猫的毛皮。白猫被她养了将近十年,现在乖巧地躺在她的膝上,一点反抗都没有。
如果她现在掐住猫的脖颈那部分,就这么把它扼死,它也不会有什么反应吧。
虽然这么想着,她手上的力气却一点都没有增加,频率也和之前一样,有一下没一下地沿着皮毛生长的方向顺过去。
它是妈妈,是爸爸,是信子,是诚一郎大人,是会和她一起跳舞的岛民,是神社鲜红的鸟居和墨绿的树林,是祭典上的摊位和笑声,是温暖的枕头和被子的触感,是母亲落到自己颈边的咸味泪水和拥抱的温度,是海风的香气和海浪拍到岸边的声音,是海面上翻起的一线洁白海浪,是岛上燃起的血一般的火焰。
是从那个岛上带回来的,却又本不属于那个岛的唯一活物。是她为了自己能自由地活下去,践踏与抛弃的所有东西。
手机屏幕静静地亮着,通知她全岛的人大约都死于非命的消息。虽然新闻的发布者怀疑岛民们迁走了,但枫知道,没有找到人只是因为他们都变成了蜘蛛。她不会祈祷让谁活下来,不会抱有母亲会安全脱身的愿望。带走灵石的时候,她就该知道这样的结果了。
枫没有哭,只是闭上双眼,抬头喝掉杯子里的最后一口水。这个夏天已经完全终结,玻璃杯和水都透着来自秋日的凉意。冰冷的液体顺着食道滑落下去,没有颜色也没有味道,带着数百人生命的重量径自坠入她的胃里。神酒,八肢神的血,鲜明夺目的恨意,延续近百年的阴谋,以及凌驾于它们所有之上的、不求回报且永不止息的爱,就全部流淌在她的血液之中了。
她朝后一倒,仰面躺在了床上。有些朦胧的视野里,遮掩了半扇窗户的一树枫叶,已经全部被秋天染红。
要去问问知念委托的情况,查查有多少人知道灵石的消息;要去朝葛山和菅原打听,他们的公司和莲见家是否有长期的合同;要继续不回复橘的消息,让她能作为人类和现在的家人平稳地生活下去……
在风中摇动的宛如旗帜的红色,几乎要把她的眼睛都给刺伤,让她回想起祭典上的灯笼。
从今以后,她就是生于岛上唯一的、也是最后的蜘蛛。掌灯之人只能照亮自己的前路。
并不是没有想到会变得寂寞……只是,没有想到寂寞会带来这样的痛苦而已。没关系的。没关系的。即使不再会被谁所爱,即使真正的自己不会被任何人所接受,她也已经可以自由地活下去了。所以,不要再哭了。
可是。无论经过多久,总还有那么个“可是”。少女在床上抱着膝盖蜷缩成一团,弓起背用最自然的方式抵挡伤害一般,口中轻轻嗫嚅出声。
“……妈妈。好痛啊。”
白猫的爪子无声地踩过床单,凑过来舔了舔她的脸。

想了一下自己对rp的要求,强迫症活该没有朋友,叠 

rp方面:的地得不用错,带标点但不乱用标点(特别的,不用句号代替省略号),前后两句话不用相同的描述性词语,如非必要不重复堆叠拟声词(反例:“呜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除了特地排比外前后句式尽可能不一致,背景非中国时尽量不用成语以靠近该国语种的翻译腔。
再细一点的话就是,为了整理log方便发图片/表情前加个括号,如非人设平时不要带颜表情(反例:人家不是很了解惹qwq……听不太懂QAQ……),有信息皮上交流讨论不要皮下顶着括号猜几屏幕不rp,做什么就直接rp不要问KP这样会不会死。

……我或许应该只在自己系里找人跑团。
满足上述条件的pl感觉不管是跑什么不管是长rp短rp都可以保证起码的愉快体验(大概)

收到自己模组的log好开心 :siam_31: 请大家多多地发给我,log和bug都是!

Show thread

我DNA动了,你不要过来啊
(这个程度应该不算模组剧透

蜜蜂竣工的本真的好掉pl的san……只看了一个已经不敢继续了

Show older
Mastodon

trpg.cloud一个面向trpg(跑团)玩家的mastodon社区,如果你对跑团有兴趣并且想找一群志同道合的人那么快加入吧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