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檎 boosted

是问卷和自己的摸鱼,有蛙祭剧透 

我桌蛙真好啊......
当初填问卷的时候没写清楚,
我桌ho2叫诹访野紫苑
ho3若月青辉
ho4星合影良
都是我的好伙伴呜呜,能和你们一起跑蛙祭这个模组真是太好了!!!

筛序了一些近半年团里的对话,感觉把现实里半辈子的情话都快讲完了。

2020.12.12 - 12.18
<遠野桜> 靠在自行车上,看向夕阳,“因为,藤原君一直这么温柔啊,不好好道谢的话,感觉自己就像是犯了什么错一样。”略微笑了笑。
<藤原健一> “那样不就像是,樱对我只有不道谢不行的内疚一样了吗。”踩上自行车,用链条嘎吱嘎吱转动的声音盖过自己讲的内容。

<遠野桜> “藤原君,我啊...很肮脏哦?就像是祭典上捞完金鱼,身上的鱼腥味,怎么也去不掉。”樱眺望着星空。
<遠野桜> “就连每天的朝阳都很讨厌,或者说是害怕。因为那会把我从黑夜中揪出来,看到自己肮脏的躯体。”在后座上晃起了脚,“这也是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叫过日东君的名字。”
<藤原健一> “啊,这样说的话,我也不是什么好人,有过很多很恶劣的想法。讲出来会让樱讨厌我的那种。就算我是这样的人,我也会面对自己内心的想法。”,车子停在远野家门口,在夜幕降临之际站在她面前。“不如说就因为我是这样的人,才不会逃避自己的想法,我喜欢樱。”
<藤原健一> “喜欢到有些时候会希望日东同学消失掉的程度,不过那样你会伤心,所以还是算了。”
<藤原健一> 轻轻抱一下樱然后放开, “这不是没有什么味道嘛。”

<遠野桜> “你的单纯就像阳光一般,给了肮脏丑陋的我,光明与温暖,无论你遭受过什么,做过什么。你在我的眼里永远都是那样闪耀。”轻轻抚着日东的头,“以至于我一直不敢真正的接近你,觉得自己没有资格享受这份殊荣。”
<日東朝佳> “樱怎么会丑?樱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女孩子,樱身上也总是香香的,衣服也总是很整洁干净,看到樱的笑容就像看到了校门口我们一起浇过水的樱花树。朝佳我愿意做樱的阳光。鸣海桑讲过,这就是光合作用吗?可是樱也不是树...唔...总之我会,我会好好陪着樱的。一定会的。”

<遠野桜> “在我看来,追求幸福的人本身,其实就是最幸福的哦?想要被人夸奖,想要吃好吃的,想要在喜欢的人身边,这一切想法,本身就是幸福的。”
<遠野桜> “而我过去一直都并没有这种想法,我一直想要的仅仅是,朝佳能够变得幸福。”说着思考了片刻,“我不明白,朝佳对我是否也是这样的想法。”
<遠野桜> “我们之间,唯独明确地在追求着自己的幸福的藤原君,在我看来也是十分闪耀的,让人十分羡慕。如果说朝佳是太阳的话,藤原君就像是星空一样。”抬头看了看夜空,“所以如果当藤原君对自己追求的幸福产生犹豫的话,藤原君就不是藤原君了。”

<遠野桜> “仔细想想,我过去就像一颗路边的石子,从来没被爱过,被人们肆意地踢来踢去。看着每日升起的朝阳,也只能永远在原地呆望。”靠在藤原身上,“直到被藤原君拥抱之后,才感觉自己真正成为了人。”
<遠野桜> “那么...就像恶劣的藤原君一样,如果你能包容的话...我能不能也难得恶劣一回,许下愿望呢。”
<遠野桜> 纠结了很久,终于再次露出笑容,正视着藤原的双眼,“我想要和你聊更多,想和你去我原本记忆里的那些地方,想和你...一直在一起,健一。”
<藤原健一> “如果是这种愿望的话,一回也好十回也好都尽管提,我乐意至极。”被正视着这样回答了。

2021.1.14 - 1.18
<塩小路伊吕波> 先放在那里,去翻翻日记本
<KP> 第一本日记记录了日记本主人临近毕业到进入神子琦警局之间的内容
<KP> 充斥着抱怨
<KP> 现在你们配备给新人砖头厚的手册内容
<KP> 更是被律火在笔记本里吐槽了不知道多少页
<KP>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直接告诉我该怎么做,为什么要让我去翻那本砖头?”
<KP> “真的有人记得住吗!”
<KP> “连新来的矮子都比我当时学的快,离谱。”
<塩小路伊吕波> 即便毫无意义,伊吕波拿出笔,用很小的字在字里行间的空隙处,用着过去两人争辩时的语气,像是对话一样写起来。
<塩小路伊吕波> “因为你脑子比转头更硬啊白痴。” “只有你记不住而已。”“长得高不过是多消耗点粮食罢了蠢货。”
<塩小路伊吕波> 虽然句子都很尖锐,但边写边流着眼泪,连自己都没注意到
<KP> “让我跟她搭档我会失去为人民群众服务的信心。”“被骂了,很在理但是我很不爽。”“好像也没那么难以相处。”眼泪落在纸张上,连后面的内容也被泪水渗透,字迹变得模糊。
<KP> 并且这本笔记本,从头到尾都没有记录过日期,只能从内容判断是什么时候记下的。有文字记录的内容,在翻到四分之三左右就中断了,后面全是空白的。
<塩小路伊吕波> “那是这边的台词,见面第一天我都要对警局幻灭了。”“知道错还不爽,小学生吗你。”“我倒是过了很久才习惯啊。”字迹逐渐变得歪歪扭扭。
<塩小路伊吕波> 最后的内容,大概是到什么时候为止呢。
<KP> 最后一次的记录内容是,
<KP> “说不定我们意外的适合合作,但是为什么第一次搭档行动后的会议是我去开,让脑子聪明的去不好吗,反正我都天天被骂笨蛋白痴的……”
<塩小路伊吕波> 伊吕波的手停下了,‘因为律火是值得信任的前辈。’这个内心深处真正的想法,即便是在眼下独自一个人的笔谈中,她也扭捏地没能写下去。
<塩小路伊吕波> 静默了片刻,拂去眼角的眼泪,开始翻看第二本
<KP> 那么第二本上只有日期
<KP> 每一页上只记录了日期
<塩小路伊吕波> “....?”先回忆下这些日期里大致都发生了什么,如果想得起来的话
<KP> 最初几页让你觉得有些不明所以,但是你逐渐意识到,这是你们每一次一起行动的时间
<薊直実> (一带哟)
<KP> 从能救下人质的绑架案,到已经发生的死亡事件,又或者是一周一次的巡查执行。
<塩小路伊吕波> 每一页都翻得很艰难,刚擦干的眼角,无济于事地被再次淹没,默默地翻着,直到最后一页。
<KP> 最后一页有字迹的是五年前的3月9日。
<塩小路伊吕波> (好痛 我为什么要有把自己生日给PC们用的习惯)

2021.2.14
<平等院光博>“没有美影杏的平等院光博,就像没有热水的杯面一样,干巴巴,乱糟糟。只有温暖的你才能化开我的一切。”

2021.3.1
<平部草十郎> “直到知良闭眼之前啊。知良打算几岁闭眼呢?七十,八十,九十?嗯...小知良的话,百岁应该不可能吧,我俩这种人都没那种好福分啊。”把保留的部分放回西装里,然后跟在知良后面唠叨,“肚子饿了,对了,回家之前要不要先去喝一杯?”
<嵯峨知良> “没到真的要死的时候写下的东西都不作数的,这是我多年以来的经验,所以我建议你也不要把上面写的内容当真。”
<平部草十郎> “是那样吗?但是知良已经死过一次了呀。叭—— 咚—— 被打烂了啊,在我面前。”托着下巴思考,“那样的话,这上面写的,还有今后知良对我说的话,全部当作真话也没问题吧。”
<嵯峨知良> “如果去喝一杯再吃点什么能堵上你的嘴顺便让你失忆的话,多少我都可以请客。”

团象

trpg.cloud一个面向trpg(跑团)玩家的mastodon社区,如果你对跑团有兴趣并且想找一群志同道合的人那么快加入吧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