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percent boosted

一点个人对于调查探索流程的操作习惯和tips 

一点杂谈,仅针对那种city系的中长型模组,可能不适用于单一地点/封闭环境的流程。
通常来说,我的个人习惯是把调查点和线索分割成“三三三”的模式,即一天之内最多安排1~3个大的调查地点,比如医院、学校、公寓、警察局这样的较为大型、会包含数个小的调查点的地方。玩家在这些地点之间的移动会花费时间,移动途中可能包含break(吃饭啦聊天啦打电话交换信息啦)、零碎信息(通常发生在调查员拿出手机google的时候)和突发事件(比如跟踪和遭遇战)。
而一个大的调查地点一般包含三个左右的小的调查点,如公寓中的客厅、浴室、房间,或是一段剧情(例如与npc的交涉对话、战斗、游行或是祭典流程、目击事件);而每个小的调查点通常需要含有1~3条有效信息,这些信息最好通过不同的技能和途经给出,包括但不仅限于日记、档案、病理报告、照片、论文、书刊、报纸、私人电脑浏览记录、画作、表演、笔记本、录音、录像、幻视、幻听、答录机留言、账本(他有一大笔异常支出,为什么?)、残留物(试管里的蓝绿色脓液,这是什么?)、异常环境描述;或是医学所对应的解剖、聆听所对应的流言、物理学所对应的辐射异常、交涉技能所对应的和npc的交流、博物学所对应的鸟类迁徙异常和昆虫变异、人类学所对应的对于社群文化和习俗的研究等。一般而言,这些技能和途径最好交替着给出,如果原模组中太多相似的流程(比如到哪里都投图书馆,到处捡小纸条读日记),我会擅自改变信息获取方法来防止游戏疲劳,例如将需要阅读的信息转化为突发事件——听说这一带有食尸鬼出没的传言,不如让调查员们亲眼目睹啃食尸体的场景吧!
此外我的习惯是把重大剧情转折放到模组or战役的三分之一或是三分之二处,要确保这个转折和最终场景之前一定要有一个比较轻松的过渡期,防止进展过快,不然容易让人感觉头重脚轻。

46percent boosted

你备好的团 未曾设想过的道路
丨 丨 / /
丨 丨 / /
丨 丨/ /
丨 急转弯的
丨 PL /
丨 丨

要是我能写得动大段描写的话我还写什么模组!(问题发言)

复制粘贴这句话,不过要帮小兔子换一下手里拿的东西
(\_/)
( •_•)
/ > 🌎
宇宙兔兔!

一个擅长RP低龄的玩家如我
手里的卡有
四十路的精神大学生
三十路的精神高中生
二十路的精神小学生
十路的精神幼儿园生

杂谈存档之金泉和鸟栖的pc叨叨 

金泉人设上还挺容易被卷入事件的。由于童年经历的原因而原则性讨厌袖手旁观,尤其是明显涉及到伤害/迫害的事情,某次拦人自杀大概是个例子。感觉和来世神宫路君形成了某种对照组,可能更稳健更偏秩序侧,pow也更硬一点。当年某模组导致警局大乱的时候好像还没入职,如果将来类似事件让他对法律失去信心的话或许会往混沌善良侧稍微偏移。
填塔罗牌问卷时鸟栖对应的是愚者,涉世未深的冒险者,差不多也的确就是他的人设。一来经历的模组跨度大密度小,二来尚未真的搞砸或者失去过什么,总给人一种搞不清事态严重的感觉。能看出别人“犯蠢”(泛指奇怪的决定例如走极端的boss)但却没有自我批判的自觉……可能对人有点刻薄?相应的是一般对人倒没什么恶意和猜忌,也很容易和其他人组起队来……大约是虽然可能会毒舌坑队友但不一定会主动pvp的感觉。

杂谈存档之伪dk组(有bbsd剧透) 

黄泽和鸟栖虽然都是伪dk但气氛还区别挺大的,大约是傻和傻屌的区别(划掉)大约是守序善良和绝对中立的区别,各自保留微微向右浮动的空间。

很容易能脑补部长当反派但小黄就很难,感觉从初始定位上就不太一样。小黄基本是傻白甜的那种傻,虽然任性小少爷但观念上还是秩序侧,鸟栖则是从小学时代第一个本开始就带了些混沌的种子——从和各自哥哥的关系就似乎能看出一二。

鸟栖虽然开朗热血但本质上可能是个有点缺乏同情心甚至漠然的人,该说是因为高pow低int所以难以理解其他人的苦楚吗……像是上学时会出于好玩给人起难听外号的类型。
让他跑那种堆感情的本的话也会有种异常强烈的违和感。相比之下小黄虽然有时也低int难以理解但还是会关心的。
BBSD中间鸟栖其实想过为啥非要救人啊要不干脆算了的,但毕竟自己是部长而大家都想继续所以没好意思表现出来。N川也基本上一直都在挖苦队友,哪怕对方陷入危机后也没有停过,好在中之人都是不怎么在意的相声担当(。

脑补了下经历交换感觉从对敌方npc的态度上就能看出一二。阿城根本不会care什么boss的动机和背景故事也不会冒险从火中救人。小黄虽然也不是极其感性的人,但对悲情系boss多少会有点【好惨啊】的感想。(不代表会原谅就是了,该交官还是会交官)比如对于BBSD的哥哥的话……阿城当时的感想主要还是【呜啊他想害我们】这种感觉的,小黄大概会更偏向【呜啊变态妹控】吧,这种微妙的差别。

杂谈存档之pc原型,黑川和紫黄 

【黑川兄妹:实况组合えんもち屋】
刚开始跑团时想不出人设所以抓了两个在看的实况主来做参考(。
健介人设基本复刻犬助(红色短发+毛领子+眼镜),藤也直接挪用了之前某次画的性转まさし形象,红蓝配色也是直接参考了印象色。一开始是想用そでやま做原型捏个欢脱弟弟的,但数值太高感觉有点怪怪的于是换了队伍吉祥物,健介的妹粉属性也就此爆诞(……)
ksk的读音完全是照搬的,看上去大大咧咧但意外地稳重聪明的人设路数也大致相同。相比之下藤的人设漂得更远——本来该是会偶尔投下爆弹发言的迷糊电波系,但寡言一个rp不好就变成了冷淡系,再加上当时被名残雪教得很向往魔导师就一路歪成了现在的冷淡魔女……说不定也因为早几次团的队友都太放飞所以无意中扛上了冷静人的包袱(。

【紫黄:实况组合最俺】
最初其实没有当成cp来捏,倒是也没有打算完全复刻原型——那毕竟很明显k不傻白甜f也不病娇。大约是挑了那段时间的极端同人人设作为基础——那段时间k的组内活动极少弄得团粉怨声载道,多半见了不少队员黑化收拾他的同人文。
本来想捏个侦探怪盗的combi,结果看着傻白富二代的数据感觉还挺适合,就把k的傻少爷面捡出来捏成了黄泽。
紫潭是过了一段时间才追加的校友角色,除了实况主以外有不小一部分原型来自电影《We need to talk about Kevin》里的男主,所以病气指数直线上升,弓箭技能和受过霸凌也都是来自于这边的梗……也就这么获得了定时炸弹的危险属性。
原计划里的怪盗和侦探反而再也没有了交集(沉痛)

在这个没有字数上限的风水宝地存一下19年的惨痛打野经历 

《托菲斯的迷雾》
没记错的话似乎是国产美背景……
捏了个爱灌鸡汤的年轻侦探(只是想点魅惑),结果交涉全失败甚至还出100(柴:没人爱听鸡汤我懂的)也没啥别的判定过了的,废得不行。决战眼看药丸便和病娇队友连滚带爬落荒而逃捡了条命(不病娇的两个被拍扁了),唯一成就是活了划水条子npc逃跑阶段还给了个求婚冲动的发狂症状,这是要我怎么rp,疯狂表里为什么会有这个()只好对着车上两个大男人乱甩逃出去后我们就结婚吧的死亡flag

《雪山密室》(我不愿承认这是雪山密室)
堪称黑名单扩列的体验,太过混沌不知道该怎么概括,随便列一下
- 一人以外的所有npc被KP中年化,然后过程中贴错年龄
- KP理直气壮弄混邪神和神话生物
- KP不经商讨直接操作pc,我甚至怀疑没有发HO
- PL咕咕严重,后来两只鸽子直接被判定冻死在房里(但NPC可以一直睡在房间里因为有暖 宝 宝)
- “理性人”NPC上一秒对探索者表示感激下一秒突然娇弱拒绝验身,表示“我是有尊严的”并且和另一个NPC一起誓死不从闹了起来
- 好端端的现代日本滑雪场,NPC却随时可以从四次元口袋掏手枪,即使刚被搜过身也一样
- NPC的A和B是好基友,KP设定A摔失忆了而看到我们制服搞事情的B时又想起来了于是暴起打人——这之前二人从未互动过,合理怀疑KP只是想随便编个理由打我们
- 打断探索,剧烈明示去某个地点获得已经被推理出的情报
- 打断探索,剧烈明示捡钥匙(据称是凶手藏的),然而捡回来打开后里面什么都没有
- 一直一起行动的PC唐突自暴自弃想杀了所有人自杀
- KP频繁念叨“你们要团灭了” 并且强调自己在放水——我们居然真的没有团灭

《犹格影chpt1》(我不愿承认这是犹格影)
- 新人KP,第一次就带团就带战役真是勇。控场技术一言难尽,被混沌阵营小妹妹PL(让我们爱称其为小馄饨)逼着胡诌了八十里,为了“营造紧张气氛”每当我们辞别一个npc后就暗骰让他暴死。
- 记者&神秘学家,唯一正常队友然而最后突然被钦点为魔法师,到底发生了什么?
- 冷漠划水大夫。一直表示没动机不配合探索也不宣言行动,觉得自己在等剧情但不跟kp交流,结果从头透明到尾……还会有“厨师的手艺让你惊叹不已” “不,我没有” “好吧”这种呛kp描述的举动。
- 天降1920美国的日 本 少 女 侦 探。是chaos雪山的KP所以倒也情理之中。报团时没看告示,背景设定一问三不知;报了没时间跑,导入后再也没出现过。
- 传 说 的 小 馄 饨。通过哄骗kp点了99信用,声称是为了方便rp但一开团就频繁试图使用钞能力,被kp想方设法封了家族企业黑道小弟和欧洲贵族本家。1920女拳人,神挡拳人佛挡拳佛,开团半小时后就开始迎面嘴炮反派并抱怨对方居然不接受她的先进理念。救了个妹子npc后百合橙光言情剧情两小时,潜入单刷又两小时,还试图用爱感化无形之子。名言包括“我带手榴弹和我爱好和平有矛盾吗”和“让直升机送钱来”。
- 幸运40的懵逼条子,aka我。第一个调查场景就被敲了闷棍然后变成越狱战,护送小姑娘潜入女校结果人家穿越了我独自干等一天。我在哪,我是谁,我该做什么……
咋回事儿啊。

《疯狂的艺术》
矮子拔将军,大约是这批里体验最好的一个。新人kp还算正常,队友构成是直男玩家,普通妹子和……小馄饨。
对1920物价没概念的直男PL开场就掏100英镑贿赂npc,kp差点心动判他破产。
小老头(我)中场不小心被小馄饨怂恿追车,技术性飙车失败(根本没点技能)于是一发翻车医院go。被赠誉速度与老年人。我负责老年人的部分。
……小馄饨还提出戴耳塞射轮胎,真是教科书般的掩耳盗铃。与此同时另外两个被抓进了局子,快乐地全员一起pass了一天。
终盘siz9小老头大肆输出,直男试图绞杀神话生物结果被挂着拖来拖去——而小馄饨同学溜出战斗场景偷东西送女朋友去了。

打野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有机会还挺想跑跑好美模的
可能是没遇上好模组也可能是kp驾驭不了,感觉现在跑过的美系背景都感觉没那种梦想(?)中的味道,最满意的体验居然是独自坑火(草)
那毕竟打野真的不靠谱,以及虽然在圈子里扩散了活神手但自己也并没有跑上(……)

嗐,虽然bbsd跑的很开心但不容否认它的设定出奇二次元且npc数值不按基本法(……)

站轴上同时有三个蛙ho4在喊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46percent boosted

820那种エモい风味真的很戳我死穴……跑的时候抹了一次眼泪,带的时候自以为坚不可摧了看到结束语引用的诗又开始抹眼泪(丢人

让我看看是谁还一个宴规都没跑过
哦是我啊

(扫了眼TL话题)低浸入和高参与我觉得不矛盾,比如我就挺经常团内摸鱼跟随团外积极推理然后用出了错的笔记把全团人带进水沟里

大家都来看看8分20秒呀捏新卡跑也不亏的(上来就是广告像话吗)

一点进TL就看到老板嚎叫蜜蜂 草原

Mastodon

trpg.cloud一个面向trpg(跑团)玩家的mastodon社区,如果你对跑团有兴趣并且想找一群志同道合的人那么快加入吧w